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浙男子醉酒叫代驾没到家结束订单 1小时后车祸身亡

2019-07-05

家住宁波鄞州的老陈平时也是一个代驾司机,和朋友喝了酒,朋友帮他叫了代驾司机。

  但就在快到老陈所住小区的时候,代驾司机提前结束了订单,把车钥匙还给了他……一个小时后,老陈在两公里外发生车祸死亡。老陈家人因此向法院起诉,要求代驾司机季师傅和代驾公司赔偿50余万元。


//

  离小区还有六七百米
代驾司机将车钥匙还给醉酒客人

  //

  去年5月的一个晚上,老陈与几个朋友相约小聚。许久未见,席间大家交谈甚欢,都喝了不少酒,直至凌晨时分聚餐才结束。

  “我帮你叫了代驾,一会儿等师傅来了,让他送你回家。”朋友小杨先用自己的手机为老陈叫了代驾服务,并将目的地设置为老陈住的小区,随后为自己和另一个朋友也叫了代驾。

  大概凌晨一点左右,第一个代驾司机季师傅到达了餐厅,小杨将老陈的车钥匙交给了季师傅。

  从餐厅至小区全程不到6公里,季师傅插上车钥匙送老陈回家,但十几分钟后,在距离目的地小区还有六七百米的时候,季师傅在手机上操作,确认结束行程。

  事后,季师傅说,之所以在距离小区还有六七百米的时候就停下了车,是因为当时老陈说想上厕所,他就靠边停下了。老陈小解回来之后向他提出要结束代驾订单,让季师傅可以下车回去了。他看老陈当时状态还可以,两人聊了一路,老陈讲话的思路尚算清晰,也就没再坚持,把车钥匙还给了老陈。

  他还说,下车后,看到老陈确实是往小区方向行驶的,他就放心离开了。

  //

  一小时后客人在两公里外发生车祸身亡

  //

  “喂,老陈,到家了吧?”凌晨一点半左右,朋友小杨到家后给老陈打了个电话,当时老陈在电话里回复“已经到家了”。

  但这却成了老陈接通的最后一通电话。

  凌晨两点半左右,老陈被发现在离小区两公里外的马路上发生单向事故,送医院抢救无效后于当日死亡。

  经鉴定,老陈血液中的乙醇浓度为822mg/100ml,是醉酒标准的10倍之多。

  //

  生前最后一小时的轨迹成谜

  //

  两个多月后,老陈的家人向鄞州法院起诉。

  原告称,季师傅未按代驾软件的指令将老陈送至指定地点,最终导致其严重醉酒后在无意识情况下驾驶车辆发生事故死亡,季师傅存在过错,应对死者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代驾公司接收代驾服务费用,应与季师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代驾公司称:发生单向交通事故时,已经距离代驾行为结束间隔一个多小时了,且事故的地点距离代驾起点、终点及代驾行驶路线相距甚远,在朋友致电询问时,老陈回答已到家。故被告认为,老陈是在代驾结束后先回到了家,再自行驾车外出时发生的事故,系死者自身的醉驾行为导致,季师傅的代驾行为无明显不当,并不存在导致死亡结果的违法加害行为。

  因距离事故发生过去了两月有余,相关的监控录像资料已无法调取,关于季师傅的说法以及老陈当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先行回家,这一切都成了未解之谜。

  //

  法院认定代驾司机未按约定送达存在过错

  //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朋友小杨通过手机软件呼叫代驾,被告公司指派季师傅接单,双方形成服务合同关系,被告公司负有将客人安全送达目的地的合同义务。

  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季师傅在尚未到达目的地时,提前终止服务,并放任已经醉酒的老陈驾驶车辆离开,轻信其能够自行驾车回家,最终导致其发生单向事故死亡,对此,季师傅存在过错。

  季师傅的代驾行为系履行职务行为,相应的责任应由被告公司承担。

  死者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本身职业亦系代驾司机,对于酒后不得驾驶机动车这一禁止性规范应有清醒的认识,对事故的发生,死者本人具有重大过错,应承担主要责任。

  同时,结合发生事故与结束代驾的间隔时间、地点,被告的过错行为对死亡后果原因力较小,原告各项损失合计130余万元,鄞州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代驾公司赔偿原告损失10万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请。

  后双方上诉至宁波中院,中院二审维持原判。现该案已履行完毕。

  (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

  //

  法官提醒

  通常遇到客人提前要求结束
代驾都会同意

  但没考虑到

  这会引发酒驾乃至交通事故

  //

  在此案中,承办法官注意到根据代驾司机的供述,通常遇到客人提前要求结束代驾,他们都会同意,而没有考虑到提前结束代驾会引发酒驾乃至交通事故的情况。

  法官希望通过这个案子可以对代驾司机和酒后的客人予以一定的警醒,代驾司机应该按照订单约定将酒后的客人送至目的地,即便遇到客人要求提前结束代驾的,也要坚持将客人安全送达,或至少等待其亲友来接,切忌将钥匙提前交还给客人任由其自行开车离开。对于饮酒后的客人,要严格遵守“酒后不开车”,莫要觉得路程短就侥幸上路,以致追悔莫及。

  //

  因代驾提前结束而出事
并不少见

  //

  下车找不到家重新开车发生碰撞

  据媒体报道,2018年11月,张家港市金港镇发生一起交通肇事逃逸事故。民警调查后发现,竟是酒后代驾送到小区,醉酒车主又上路而发生的交通事故。

  张某告诉民警,自己晚上与同事吃饭喝酒,回家时叫了代驾,代驾从西门进入小区,而自己习惯从南门走,因为酒喝得太多,下车后居然找不到家了,没办法自己只能驾车出了小区又从南门进入,岂料在路上与另一辆小车发生了碰撞。

  怀疑代驾司机绕远路赶走了对方

  据媒体报道,2016年11月27日下午5点多,江苏的朱先生应邀参加朋友婚礼,喝了两杯半白酒。酒席结束后,他叫了代驾。但喝得醉醺醺的他,在车上总觉得代驾在绕远路,于是,他让代驾下了车,准备自己开车回去。

  此时的朱先生已经迷迷糊糊,完全没有注意路口的红绿灯,闯了红灯,与一辆红色小轿车发生了碰撞。对方车主立马报了警,经测试,朱先生的酒精浓度为197mg/100ml,构成了醉酒驾驶。

  嫌弃代驾司机不熟悉宝马X6操作系统

  本报2014年报道,6月3日,宁波鄞州钟公庙交警中队民警夜查酒驾,宁波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投资项目经理汪先生涉嫌严重醉酒驾驶。他千岛湖人,大学毕业后在宁波打拼,开一辆白色宝马X6。

  当天,他和十多个同事在酒吧聚会,喝了四五瓶啤酒,怕酒驾被查,找了一个代驾司机开车回家,代驾司机不熟悉宝马X6的操作系统,副驾驶座的汪先生一直忍着,到第三个红绿灯路口时,实在忍不住了。趁等红灯的时间,一把拉开车门,跑到驾驶座位置,硬把代驾司机推进了副驾驶座——他要教代驾司机怎么使用电子上坡辅助功能。

  事后,汪先生很后悔:“我容易吗?没干过坏事,没找过小三,谁知道会变成醉酒驾驶……从此有了污点。”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